另一家上市公司踩到了雷金利手机。 3月15日,深天马A发布资产减值公告,表明深圳市金利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金通讯”)已经法院确定接受破产清算,并申天马A应该收到付款。预计所有项目均无法收回,而应收账款亏损占资产减值的最大份额。

沉天马秘书长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2018年公司不再提供金利通讯。由于2018年重大资产重组完成,厦门天马微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天马”) )和上海天马有机发光显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马有机发光”)有关金立通信的应收账款也包含在2018年度报告中。

踩雷金立手机 净利润下滑

应收账款损失是资产减值的主要部分,仅金利通信子公司的应收账款就是大部分。 2018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6.09亿元,其中应收账款累计4.91亿元,金利通信子公司产生坏账产生4.58亿元。

金立通讯是金立移动的法人实体。为什么Deep Sky A被拖下来?继2017年深圳天马A拖欠后,东莞金明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明公司”)和东莞金卓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卓公司”)再次入职2018年拖欠款。上述两家公司为金利通信子公司,金利通信为其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和资产抵押。截至2018年底,公司共有金源和金卓共计7.1亿元。

据公开报道,2018年12月10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申请人广东分公司接受了被诉人金立通讯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受此影响,鉴于2017年末提供2.52亿元人民币,2018年提供4.58亿元人民币,沉天马甲于上述应收账款余额中计提坏账准备。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财经事务局,该公司主要为金利手机提供显示屏。 Jinli Communication的应收账款来自之前的合作。 Jinli Communication在2017年遇到问题,然后在2018年问题更严重。2018年,公司没有必要继续供应金立通讯。

2018年,神天马A实现营业收入289.12亿元,同比增长21.35%;净利润9.84亿元,同比下降35.8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26亿元,同比下降15.17%。沉天马A表示,资产减值准备的拨备占公司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的65.79%。

子公司并表扩大2018年计提应收款项损失

金融协会记者梳理了公告,发现深天马A于2017年发布了资产减值损失公告。2017年,深天马A提出资产减值损失2.67亿元,其中应收账款累计。沉天马A已解释金利通讯的应收账款1.86亿元,但未给出具体金额,但2018年资产减值准备计提显示,截至2017年底,通信通信的应收账款金额为2.52亿元。 。

为什么两个数据不同?上述工作人员表示,2018年1月,已完成所收购资产的资产已完成,相关工商登记手续已完成。当年2月,公司的财务报告被添加到厦门天马和天马有机照明,因此子公司和金利通信的应收账款也将进入公司2017年的财务报告,不包括在2018年的子公司并购中。